一個土撥鼠寫手,日常挖洞
正在爬牆小英雄ᕕ( ᐛ )ᕗ

【all金】旁友,來刷一波CP排名嗎? (2)

√ 梗来自B站,内含其他非金受CP的描述,剧情需要,若不适者请自行避雷! ! !


√ 妥妥all金向,別怀疑自己的眼睛,如果哪里有问题绝对是作者的错!


√ 对话句、私设多,要是能接受的话就继续往下看吧


  上一篇


OOCOOCOOC!OOCOOCOOC!OOCOOCOOC!OOCOOCOOC




【排名第38位 嘉凯】


【表演模式:指定动作,请参赛者依照图像摆出相同的姿势,适当的惊喜会有加分效果哦= ̄ω ̄=】


【表演时间为3分钟,请参赛者把握时间】




「总算是轮到本小姐的登场──这是什么鬼姿势!」


屏幕上同样显示着一张双人图,只不过这次的图片里面嘉德罗斯和凯莉脸对脸靠得极近,两人的姿势极为暧昧。


在凯莉出声质疑的同时,不远处也传来一阵建筑物被砸毁的声响,而那个方向正好是嘉德罗斯等人的所在地。


挥着臂扫开周遭飘扬的尘埃,反手将大罗神通棍背在肩上,嘉德罗斯的视线在黑发少女的身上打量了几秒便很快地转开,一副兴致缺缺的模样, 「就凭这种虫子也想和我相提并论,实在太无趣了,干脆直接杀掉算了。」


「哦?别忘了现在所有人身上都带着大赛所提供的保护,你要是办得到的话就来试试呀!」


「哈,不过是只虫子居然还敢挑衅,妄想挑战圣空星王者的威严,简直不自量力。」


「喂,那边的金毛!」听见了有人诋毁自己的朋友,无法坐视不理的金立刻跳出来,用手指着嘉德罗斯叫住了对方,「不准你这么说凯莉,快点向她道歉!」


「殿下说的没错,居然如此无礼地对待女性,在下所秉持的骑士道实在无法容许这种事情在眼前发生。」


安迷修上前一步站在金的身旁,也认同他的说法。


「我想要怎么说就怎么说,别以为聚集起来就有资格对王者提出异议。」鎏金色的眼眸对上另一双湛蓝色的眼瞳,审视的目光落在金的身上,「特别是你,渣渣,就从你开始先制裁吧。」


黄黑相间的长棍直指着金的方向,威胁的意图不言而喻。正打算挺身而出保护少年的安米修还来不及行动,眨眼间某道身影便早先一步上前将金护在身后,沉静如寒冰般的凛冽剑意瞬间迎击,尽数挡下嘉德罗斯所散发出的浓烈杀意与战意。


「我说过了,嘉德罗斯,别动金的打算。」


银发少年举起手中的绿色大刀,语带冷意地向眼前的人发出警告。


「我也说过了,格瑞,强者才有权力决定一切。」


丝毫不被对方的话语给影响,圣空星未来的王勾起肆意的笑容,大通神罗棍也蓄势待发准备迎击。


这就是大赛第一和第二所拥有的力量吗?


安迷修面色凝重地看着双方不断地释放出强烈的威压互相僵持不下的情况,实际接触后他才真正能够体会到自己和那两人的差距。


实力相差太过悬殊了。


「到此为止了,两位。请立即停下手边的任何动作,否则大会将会判定双方失去此次比赛资格,强制退场。」


丹尼尔的身影出现在两人之间,出面制止即将引发的战斗。


收起烈斩,格瑞瞥了一眼丹尼尔之后,随即转身往回走,很快地金也跟着跑过去追上了他的脚步。


「格瑞格瑞,你有没有怎样?」


「没事,以后离那个家伙远一点。」


听见了自家发小的告诫,正打算点头答应的金像是想起什么似的,脸颊顿时也变得气鼓鼓的,「可是他竟然那样说凯莉,你不觉得太过份了吗!」


相较于金非常不甘心的表现,格瑞则是转开视线完全不为所动,冷淡说道:「现在的你还没有足够的实力和他对抗,别再靠近他了。」


「嘉德罗斯大人,您没事吧?」


看到裁判长出现,祖玛立即上前关心嘉德罗斯的情况。


摆手示意没事,他的视线掠过那两道逐渐离去的身影,嗤笑了一声。


「我倒要看这种比赛能给我带来什么乐趣。」




「裁判长,现在是不是该解释清楚,上面那张图那底是怎么回事。」指着屏幕上面的影像,凯莉眨着水汪汪的无辜眼神,举起指尖相扣的双手轻捂住略微扬起的嘴角,像是喜爱恶作剧的小恶魔般,「居然让一个清纯可爱的美少女摆出那种容易令人误会的姿势,像人家这个年纪的女生可是很注重形象问题的!」


凯莉,说真的这种话……还是让别人来说出口会比较适合吧?


即使心中这么想着,但碍于自身安全着想,紫堂幻仍然选择明智地闭上嘴,没有直接吐槽出来。


「目前来说主办方是将前40名的组合和搭档按照排名顺序分别列出,但是我们也将恋爱方面的配对也纳入排名的标准,所以会出现这类的图像也是无可厚非的。当然若是无法接受的话,也能向我提出退赛要求,届时将由裁判球送离出会场,并且无须承担任何惩罚,只不过在比赛过程当中所获得的分数会完全清空,当然也就无法兑换积分,这点还请各位选手自行衡量并做出判断。」


一想到刚才的两个组合以及接下来的排名里可能会有这样类似的情形,说实在没有哪个人会开心愿意接受的。


但也没必要特意去拒绝就是了。


不必冒着生命危险就能获得积分,有哪个白痴会选择放弃这次机会。


说到底,今天这场荒唐的活动也是凹凸大赛的其中之一,某些天真到令人感到可笑的想法根本没有必要留下来,赶紧舍弃掉或许还可以多争取一点时间能够继续苟延残喘下去。


「哎呀,不过摆几个姿势而已,这点小事还难不倒本小姐。」


另一边的嘉德罗斯则收起自己的元力武器,冷哼出声,倒也没提出离开比赛之类的话。


「既然各位都已经同意比赛规则,那么就继续进行任务吧。」


一声响指,黑发少女便换上一身白红相间的巫女服装,发尾甚至还用红缎带束起,与以往的俏皮可爱的风格完全不同。


凯莉轻啧一声,打量自己身上的衣着,手臂挥动着过于宽大的袖口,对这种影响手脚行动和灵活度的打扮显得有些不太满意。


「哇,凯莉你这样也很好看呢!」


「哦,意思是说之前的我很难看吗?」故意扭曲了金所说的话,凯莉挑起她的眉毛勾起恶意的微笑。


「欸,我不是这个意思啦!」


搔着后脑,少年睁着那双清澈如洗净的天空般蔚蓝色的眼眸,几乎不加思索地向黑发的少女扬起了有点傻气的灿烂笑容。


「我只是觉得凯莉不管怎么穿都很好看,我都很喜欢呀!」




砰砰──砰砰──


被那近乎直白的话语重击导致了脑内的思绪瞬间凝滞,凯莉甚至还没来得及开口像往常那样故意嘲讽来掩饰自己情绪的波动,下一刻就被人抓住手腕粗鲁地掰过身躯,接着眼前出现一双同样是金色却让人无法从中感受到任何温度的眼睛,如此明显的反差让她迅速从方才的混乱回神过来,嘴角也顺势勾起讥讽的弧度。


整个动作几乎在转眼之间便已经完成,嘉德罗斯在做完指定动作就立刻放开了凯莉,转身准备离开时却被金叫住了。


「你对待女孩子的方式也太粗鲁了吧!」


「那又怎么样。」


「你…要是我的话绝对不会像你这样,肯定做得比你更好!」


「不过是个渣渣,还想对我比手画脚?」


看见嘉德罗斯的视线往自己的方向扫了过来,金立刻动作迅速地躲进格瑞的身后,等到对方完全离开之后,才站出来拍着胸口呼了一口气,然后回头跑过去凯莉那边察看情况。


「那么就来看这次的分数如何吧。」


屏幕上的计量表开始往上涨,差不多在百分之五十三的地方便停了下来。




『天,是凯莉小姐姐的巫女装! ! !有生之年,我已死而无憾_(:з」∠)_』


『是目前为止完成度最高的配对呢(求别补刀(つ﹏⊂) 』


『凯莉小姐姐娇羞的表情(求别补刀(つ﹏⊂) 』


『还有嘉德罗斯大人霸道冷酷的模样(求别补刀(つ﹏⊂) 』


『以及让人脸红心跳的近距离接触(求别补刀(つ﹏⊂) 』


『欸,小姐姐会脸红不是被那个叫金的参赛者给撩的吗(⊙▽⊙)』


『瞎说什么大实话呢(´;ω;`)』


『皮这一下你很开心吗(´;ω;`)』


『忍不住拔出我的四十米大刀( *・ω・)✄』


『别说我欺负老实人,我允许你先跑三十九米( *・ω・)✄』


『吓得我赶紧落跑ᕕ( ᐛ )ᕗ』




【排名第37位 金嘉】


【表演模式:指定动作,请参赛者依照图像摆出相同的姿势,适当的惊喜会有加分效果哦= ̄ω ̄=】


【表演时间为3分钟,请参赛者把握时间】




图像里的指定动作是某个星球很常见的壁咚动作,凭良心而言这个动作并不困难,困难的是任务所指定的对象。


这次的任务对象是金和嘉德罗斯,若是依照嘉德罗斯的性格,他根本就不屑和比自己还要弱小的人配合,再算上先前两人所发生的冲突,不管在哪种层面都堪称死亡组合。


「金,你还是放弃这个任务吧?那个嘉德罗斯实在太危险了。」


「怕什么呢紫堂,别忘了那家伙现在没办法攻击人嘛。」


「总之还是得小心一点。」


「知道了!」


拍了拍紫堂幻的肩膀让他放心,金自信满满的朝着嘉德罗斯他们的方向走过去,还没等他开口主动打招呼,对方面容上极其明显的蔑视神情让金立刻打消了这个念头。


倚着墙面环起手臂,嘉德罗斯掀起眼皮然后扬起了嘴角,「没忘记自己刚才说过的话吧,渣渣。」


「少瞧不起人了,我才没忘!」鼓起脸颊,金气呼呼地瞪了他一眼,接着往前踏上一步将自己的手臂抵在墙壁,上半身却仿佛是绷紧的弓弦似的往后撑开一段距离,完全不想去碰到对方。


「渣渣,手靠得太近了,拉开。」


「又不是我自己愿意的。」


手臂就这么长,到底想要我怎么摆啊。


心中一边埋怨,一脸非常不情愿的金照着对方的指使将两只手臂向外挪开,身体猛然往前一倾,等到那张讨人厌的面孔清晰地呈现在他的眼前,金才发现他们两人的距离反倒因此被瞬间拉近,甚至连彼此呼吸的气息都可以互相交换的程度。


即使是关系极为要好的格瑞他都没怎么那样靠近过,更别提和这个超级自大狂,这样也太奇怪了!


察觉到这点的金心里有些别扭,正想悄悄往后缩回去时,被识破意图的嘉德罗斯立刻钳住下巴,口气凶狠地道:「不准动,我允许你后退了吗,渣渣!」


「你不觉得我们这样贴太近了吗,很奇怪啊!」


「刚才和那个女的距离更近了都没怎样,我有什么好在意的。」


「当然不一样啊,连格瑞都没这样……」


由于被固定住下巴无法动弹,再加上自己身体往前倾以及身高的关系,导致金只能微仰起头正对着嘉德罗斯,他也仅抿着唇将视线转移开,小声地嘟囔抱怨。


理所当然地,细微的耳语自然也被几乎整个人贴近他的嘉德罗斯听得一清二楚。


嘉德罗斯面容上似乎没有任何变化,但眼底的那抹金色却有如火山猛烈喷发的滚烫熔岩迅速沸腾。


「格瑞他做不到的,我可以甚至能做的比他更好。」


手上的力道越发加重,望着那个渣渣的脸上露出明显吃痛的表情,嘉德罗斯舔着唇勾起嘴角,接着低下头发狠似地朝向金的嘴唇用力咬了下去。


「什么…唔…」


根本来不及阻止对方的动作,金只见到嘉德罗斯的面容逼近自己的脸,紧接着一阵剧烈的刺痛感从自己的嘴巴传递过来,口中忍不住发出了呜咽一声,眼眶也跟着被逼出了些许泪水。


使劲地将人给推开挣脱出对方的禁锢,他自己也跟着往后退了几步,同时从嘴里尝到一股淡淡的铁锈味,用手背稍微抹了一下还可以看见上头残留着一丝血红。


莫名其妙被狠狠啃了一口,无论是谁心里都会感到气愤不已,至少现在金满脑子都是想着要怎么把矢量冲击全部砸向对方那张讨人厌的脸!


「喂!你这家伙怎么就突然咬人啊!」完全在气头上的金正想上前找嘉德罗斯算帐,却猛然被人拉住他的手,金回头看了清楚来人时动作不自觉地停滞,脸上也浮起不解的神情:「格瑞?」


金望着紧握住自己的手臂不发一语的格瑞,完全不晓得原本应该待在紫堂幻和凯莉身旁的自家发小为何会忽然出现在这里。


不过只有一个事实金能够非常肯定,他知道目前这副模样不是平时他所熟悉的格瑞。


大概是作为陪伴多年的发小关系,又或是出于不知从何忽然冒出来的直觉,虽然外表看起来并无任何异样,但金就是知道格瑞似乎有哪里不太对劲。


迅速伸手将金整个人拉回来护在他的身后,格瑞召出了烈斩后反手架起武器,萤绿色的光点随着逐渐增强的元力波动在刀身周围不断飘扬,隐约能窥见那把弯曲不规则却极具破坏力的巨剑幻影。


「……嘉德罗斯,别再挑战我的底线。」


此刻那双紫罗兰的瞳眸里暗沉地仿佛蕴藏着令人心悸的恐怖风暴,一旦超越某个临界点便会一触即发。


「这样做就对了,格瑞。」不同于以往面对自己的邀战总是不愿搭理的漠视态度,如今仿佛凝成实体般刺骨的冷冽杀意让他心中的战意也随之沸腾,嘉德罗斯瞥了一眼格瑞身后的方向,露出了一个势在必得的笑容:「没想到为了那个渣渣竟然能够激出你的斗志,既然如此我就更要把他从你的身边给抢过来!」


听见了嘉德罗斯所说的话,格瑞立即冷下脸紧抓住刀柄,正打算上前迎击的时候,另外一只手却被人握住,温暖的触感从手心的部分源源不绝地传递过来。


那份温暖自从他们相遇以后,便不时陪伴在自己左右。


松开了自己的手掌,金很快地跳出来然后站到了格瑞面前,接着毫无怯弱地直接杠上那个令所有参赛者心生畏惧的王者:「喂你这个超级自大狂,谁说要和你走了!你和凯莉的那笔帐我还没有跟你算呢,从刚才开始又说了一堆莫名其妙的话,我不准你欺负格瑞!」


「就凭你这个弱得要死的渣渣,也想要和我打?」


「少瞧不起人,总有一天我绝对会打败你的!」


蔚蓝色的眼瞳里充满坚定的光芒,少年从来都不是害怕着直视自己弱小的事实,相反他会因此更加努力继续修练累积经验和力量,凭借着自己的实力去证明一切,让那些嘲笑声全数堵回到那些曾经小看他的人们喉咙里。


在金的身边,他已经见识过不少这样的例子。


所以对于金所立下打败嘉德罗斯的豪语,在场的大概也只有格瑞真正相信金是抱持着非常认真的态度,绝非是虚张声势的妄语罢了。


那个笨蛋一向如此。


格瑞收起了烈斩,紫罗兰的眸色也恢复到以往平淡冷静的情绪,他的视线毫无波澜地扫过了某个方向,接着又很快地转身离开。


「走了,金,该回去了。」


「啊?可是我都还没替凯莉她……你怎么又丢下我一个人先走,等等我啊格瑞——」


一反先前的评分流程,在裁判长尚未宣布开始之前,分数便有如火箭发射的速度很快就一路往上不断地冲刺并且突破了百分之九十,那股疯狂上涨的趋势才逐渐消停,与此同时整个大厅的裁判球也在分数异常飙涨的过程中跟着陷入一片疯狂的混乱。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真的亲下去了! ! ! o(*////▽////*)q)』


『我是谁,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我人会在天上飞Σ(ノ °Д °)ノ』


『医疗兵快点出来支援,我军出现大量的失血士兵,请求尽速支援! (^・x・^)』


『猝及不妨被突如其来的惊喜炸昏了脑袋,都宣誓主权了还有什么好犹豫的,求结婚! ! ! ! ! ! 』


『圣空星的小鬼是吧^_^』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怎么回事,连格瑞大人也出现啦! ! ! Σ(っ °Д °;)っ 』


『大赛第一和第二的大佬为了小天使直接杠上了啊啊啊啊啊!刺激! ! ! ლ(´ڡ`ლ)』


『大家好(⺻▽⺻ )我在这里给大家表演一个原地爆炸』


『话说每个人都很自然的改口叫小天使呢 |ω・)』


『原本在几分钟前我还是一个坚持非金嘉不吃的人……可现在我突然有点想改吃瑞嘉金╰(▔ω▔o)』


『我本来是一个非常坚定的金嘉党,直到刚才……(ˉ﹃ˉ)』


『谁还管他坚不坚定,格瑞大人和嘉德罗斯大人快要打起来啦! ! ! (((゚Д゚;)))』


『什么?打起来!打起来! ! ✪ω✪)』


『诸君,我喜欢战争o(≧口≦)o』


『还以为他们俩要打起来了,结果格瑞大人居然头也不回地直接转身就走,连一点挽留的机会都不给小天使︿( ̄︶ ̄)︿』


『一脸委屈地鼓起脸颊的模样也太可爱了,想抱紧处理ԅ(¯﹃¯ԅ)』


『楼上我报警了2333』


『也不担心小天使会被拐走๑乛◡乛๑』


『大概是格瑞大人知道最后金小天使绝对会追上来的自信吧(๑•̀ㅂ•́)و✧』




绝对会追上的自信?


回想起当时临走之前对方的眼神,那种完全没有丝毫顾忌的果断态度,似乎在向自己表明了无论如何都绝对无法从他身边抢走那个渣渣,仿佛那样的理所当然,莫名让他感到有点不悦。


自信?这种说法实在太过天真了。


嗤笑一声,嘉德罗斯望了一眼那抹追逐的金色身影之后便扭头转身离去。


——那根本是连他本人自身也无法察觉到的傲慢。




【排名第36位 雷帕】


【表演模式:指定动作,请参赛者依照图像摆出相同的姿势,适当的惊喜会有加分效果哦= ̄ω ̄=】


【表演时间为3分钟,请参赛者把握时间】




「哦,这次是轮到我们了,雷狮老大。」


帕洛斯朝着背后的屏幕指了指上面的画面,面带轻松的说道。


漫不经心地随意往上瞥了一眼,雷狮收回视线转向卡米尔直接问道:「从目前为止几次的任务过程与结果,你有什么看法?」


「就任务的内容及规则来说并没有特别的问题,我觉得比较奇怪的是那些评论的反应。若是言论的情绪越发激动,通常分数也会相对越高。」少年拉低帽沿,深蓝色瞳眸犹如幽暗寂静的深海:「以目前情况来说,能够分析的资料仍不完整,无法确认造成这种现象的因素。」


「我实在搞不懂,格瑞那两组分数怎么落差那么大!」


不管他看几次都认为是格瑞和安迷修比较符合任务要求,怎么反而会是和那个小家伙搭档时分数更高?


实在想不通原因的佩利搔着后脑,没过多久便猛地甩甩头把这个问题抛到脑后。


「所以关键就在于那个未知的因素。帕洛斯,你怎么看?」


「我是没什么特别的见解……倒是对于任务说明的叙述有点兴趣。」


视线掠过帕洛斯脸上若有所思的微笑,雷狮没有做出其他回应,仅仅看了一眼屏幕上面的任务信息,嘴角勾起了一个肆意随性的笑容。


「暂时继续观察,要是有其他发现的话再说,先解决掉这次任务吧。」


由于指定动作不难,雷狮和帕洛斯两人很快便完成任务,最后分数停留在百分之三十五的位置,比起格瑞和安米修那组硬是多了那么一丁点的高度。


可想而知,某个自诩为正义使命的傻逼骑士会出现什么反应了。


雷狮瞥向了某个颇为热闹的方向,果然看见那个时常来找他的海盗团麻烦的安迷修整个人蹲下去抱住自己的膝盖,隐约听到对方传来几句竟然输给了恶党、在下的修练远远不够之类的话,实在令人心情愉快。


而待在身边安慰他的人,是先前在寒冰湖时自己打算抓住当向导的小鬼。


比起最初在大厅见面的时候,看得出来对方的实力也成长不少,起码摆脱了会被随意踩扁的弱鸡身份,变得稍微有些能耐了。


这种程度才有足够的资格作为被狩猎的猎物。


像是感受到雷狮的视线,此时的金恰巧也抬起了脑袋,彼此的目光瞬间交集。


迎上对面充满疑惑的目光,他则挑起了笑容向金点着头便转身离去。


广阔无垠的大海,珍贵无价的宝藏,值得期待的猎物。


无论是哪种,身为海盗的野心便会不惜任何代价去疯狂追逐甚至肆意掠夺,直到咬断猎物的咽喉流尽最后一滴温热的鲜血,才能稍微平息心中那股永无止尽的贪婪。


那个有趣的小鬼也是一样──


只要是被我雷狮看中的,绝对会一个不漏地全抢过来紧抓在手里,无处可逃。




【排名第35位 凯金】


【表演模式:自由发挥,请参赛者尽情发挥天马行空的想像,完成一场精彩的演出( ノ°∀° )ノ】


【表演时间为3分钟,请参赛者把握时间】




「好奇怪,为什么凯莉的名字会在我的前面?」


「我也不清楚,难不成前后顺序还有其他特殊的涵义?」


金和紫堂幻一同盯着系统公布的任务讯息,交头接耳地小声讨论,生怕会被凯莉给听见。


只可惜两人的对话仍然被凯莉听得相当清楚。


「怎么,对本小姐排在前面有何不满,懂得礼让女性可是绅士该拥有的基本礼貌,金你有什么意见?」


「没有啊,我哪里有意见。」搔着头,金的视线往旁边飘移,脸上的笑容显得有些僵硬。


「那正好,待会就乖乖地照我说的话去做吧!」


挥手示意将紫堂幻赶去一旁待着,凯莉抬头转向大厅上空处的丹尼尔提出要求:「裁判长先生,为了进行接下来的任务,能弄个沙发出来吗?」


「当然可以。」


「凯莉你要做什么?」


「刚才你不是被咬了一口吗?先坐下我帮你抹药。」伸手把人按在柔软舒适的沙发里,凯莉抬起金的脑袋左右转动仔细察看,盯着那道碍眼的伤口撇着嘴,啧了一声就从身上拿出从商城换出来的药膏准备涂抹,「把眼睛闭上,不准睁开。」


「欸,只是抹个药还要那么麻烦,我自己来就好了。」


「笨蛋,你眼睛一直盯着看人家也是会害羞的嘛,听我的话快点闭上眼睛!」


金眨了眨眼睛,虽然他的神情看上去有些疑惑,但仍然相信了凯莉的话乖乖地闭上双眼,毫无防备地将身体放松下来,像是猫科动物将自己柔软的腹部全部展露出来。


那种全心全意的信任感,足以让内心最为坚固冷硬的磐石在片刻之间便松垮崩解,化作丰饶的泥土孕育着即将破土而出的未知种子。


而这副景象居然是出现在这场如此残酷的大赛里,尤其显得格外讽刺。


同时这份纯粹无暇的信任也变得更加稀有珍贵。


弯下身子捂住那双眼睛,感受着对方的睫毛在掌心刷动的微痒触感,某种说不上来的奇异情感蓦然浮上心头,促使着她隔着手掌轻柔地在那干净澄澈的双眼留下了一个亲吻。


这次分数最后是停留在百分之六十三的位置。




『………… |ω・)楼下你怎么看』


『………… |ω・)楼上,我觉得应该问楼下的意见』


『等待已久终于! !我要吹爆凯金! ! !把他们给吹上天! ! ! ! ! 』


『凯金万岁! ! ! ! 』


『我很肯定凯莉看见小天使嘴唇上伤口的时候,表情非常不爽的啧了一声= ̄ω ̄=』


『小天使又被忽悠啦233』


『恭喜凯莉完成了日常忽悠小天使的任务(1/1)』


『涂个药需要闭上眼睛?我估计会前方高能●v●』


『楼上什么意思......』


『啊啊啊啊啊亲、亲上去,不对,没真的亲到,但是比真的还令人动心啊啊啊啊 o(*≥▽≤)o』


『隔着手掌的亲吻莫名觉得更甜了(*/ω\*)』


『长久以来与孤独为伍的魔女终于找寻到她生命中唯一能拥抱光明的少年』


『啊啊啊啊啊啊啊没错就是这种感觉! ! ! ! 』


『完全戳中了我喜欢这对的理由! ! ! ! 』




像金这么有趣的存在怎么能让那些不相干的人来捣乱呢,那可是她先看上眼的目标。


丝毫不在意屏幕上面所显示的评分结果,深蓝色的瞳眸扫向格瑞及紫堂幻所在的位置,看见那两人目光隐约透露出来的审视和紧张的神情,她勾起一抹微笑,接着视线掠过其他人的身影,最后锁定在那个同样也是金发却令她十分反感的嘉德罗斯,露出了充满挑衅意味的讥讽笑容。


「只要是我凯莉想得到的东西,绝不会让其他人有拿到手的机会,你们想都别想了!」


迅速起身从挂在腰间的老骨头里面抓出一把定时炸弹,凯莉设置好时间后直接往她的四周撒落一地,没过一会儿那些炸弹瞬间炸开,弥漫的烟雾笼罩了众人的视线,同时也将凯莉和金的身影给掩盖过去。


「哼,痴心妄想的虫子。」


甩出大罗神通棍,瞄准了那两人所在地上方的天花板使出一击,不断掉落的石块掀起了一道强劲的气流,却也将四周的沙雾给吹散开来,重新露出了清晰的视野。


但是那个地方却完全没有他们的身影。


「啊,在那里!」


黑发少女的身影出现在距离大厅出口不远的上空处,坐在红色弯月状的元力武器,虽然全身上下毫发无伤,但凯莉的脸色显得有些难看。


「凯莉,怎么只有你逃出来,金刚才没有在你身边吗?」


紫堂幻看着凯莉独自一人坐在星月刃上头,却唯独不见金的踪影,内心不禁有些担忧起来。


「请尽管放心,金并没有发生任何意外。」


沉稳温和的磁性嗓音从上空处传来,众人循着声响抬头一看,只见白发的裁判长悬浮在高处俯瞰整个大厅,然后动作从容不迫地缓缓降落至地面,而他怀里的人赫然就是刚才从原地消失不见,睁大双眼神情显得有些困惑的金。


眯着眼紧盯着那个大天使长丹尼尔,凯莉仍然记得方才她打算利用那片烟雾引发混乱,顺便趁机将金给带离会场,但她万万没想到居然会被对方抢先了一步。


真是令人感到非常不爽的家伙。


「要是金出事的话,我这边也会相当为难的。」丹尼尔脸上流露出一个稍微感到困扰的笑容,接着几乎是同时间大厅屏幕上面也立即更新了任务信息。


在场的参赛者们抬头看向屏幕上头显示的内容,不约而同都露出了极度震惊或是傻眼的反应。




【排名第34位 丹金】


【表演模式:指定动作,请参赛者依照图像摆出相同的姿势,适当的惊喜会有加分效果哦= ̄ω ̄=】


【表演时间为3分钟,请参赛者把握时间】




─────────────────────────



嗯,加了tag比較好追文,也不用關注很方便!

大概是月更_(:зゝ∠)_

评论(48)
热度(296)
 

© 半路醬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