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土撥鼠寫手,日常挖洞
正在爬牆小英雄ᕕ( ᐛ )ᕗ

【all金】旁友,來刷一波CP排名嗎? (3)

√ 梗来自B站,内含其他非金受CP的描述,剧情需要,若不适者请自行避雷! ! !


√ 丹金图有借用黑黑太太的图,内文有连结,至于在哪你们猜(x


√ 妥妥all金向,別怀疑自己的眼睛,如果哪里有问题绝对是作者的错!


√ 对话句、私设多,要是能接受的话就继续往下看吧


  上一篇


OOCOOCOOC!OOCOOCOOC!OOCOOCOOC!OOCOOCOOC




【排名第34位 丹金】


【表演模式:指定动作,请参赛者依照图像摆出相同的姿势,适当的惊喜会有加分效果哦= ̄ω ̄=】


【表演时间为3分钟,请参赛者把握时间】




想不到居然会是丹尼尔和金的组合。


实在没有人能够预料的到,竟然连大赛的裁判长也被拉进来成为了这场莫名其妙的活动参加者,这也表示之后或许会出现其他非参赛身份的人选?


眼前的景象让紫堂幻的脑中浮现了这样的猜测,同时也听见附近似乎传来某种细微的声响。他转头一看,格瑞的目光注视着金所在的方向,面容上看不出任何的波澜,握在手中的烈斩却逐渐转化成点点淡绿色的光芒消失在空气里头。


他此时才意识到其实刚才格瑞早已打算动手将金给救下来,只不过却是慢了一步。


也就是说,丹尼尔出手的速度甚至比格瑞的动作还更快吗?


至今为止保持神秘的裁判长丹尼尔真正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次数屈指可数,除了向所有参赛者公布大赛相关的重要消息时会出席以外,似乎也不曾有人见过他出手的画面,自然也不晓得其拥有的实力为何。


如今面对这份未知的新情报,紫堂幻在心中暗自警惕不敢轻忽。


但他所不知晓的是,在场参赛者当中其实早有人曾经见识甚至是近距离接触过丹尼尔的力量,而那个人正巧就是现在被丹尼尔松开手臂直接往下跳落地的金。


「好像又被你救了一次了,谢谢你啊裁判长。」


「你没事就好,那么金接下来可以进行任务了吗?」


「没问题,我准备好了!」


金握着拳头跃跃欲试的模样,丹尼尔见状微微一笑,然后毫无预警一阵烟雾从两人的脚下不断涌现同时遮掩了他们的身影,但没过多久就消散开来。


坐在酒红色天鹅绒的沙发里,褪去了以往那件白色长衣,丹尼尔身上穿着一身黑色西装,银白色的长发简单俐落地扎起垂在背后,双肘微搁在卷曲宽厚的扶手,戴着白色棉质手套自然地将双手摆放在交叠的修长双腿,枫糖色的眼眸流露出足以让人瞬间沉沦的温柔。


然而另一个原本应该出现的对象却消失无踪。


迎着其他人不解的目光,丹尼尔将视线转移到身旁小茶几,上面堆满的各种礼物都快到自己肩膀的高度,伸出手指将顶端那个绑着水蓝色缎带的礼物给轻拉开来,随着丝带缓缓落下,礼物盒里面倏然蹦出来某个黑影,看清楚之后发现居然是整个人忽然缩小成掌心大小的金。


「呼,刚才吓了我一跳,差点以为会被闷死在里面。」


好奇地探出头来,金满脸兴奋地四处摸索着比自己还要高的礼物盒,口中也不时发出夸张的赞叹声,眼底散发出明亮的炫目光彩。


「因为这也是活动的一部分,所以暂时得维持这副模样了,在任务结束之前金你先忍耐一下好吗?」


指腹轻柔地抚着那头仿佛是小太阳似的金色发丝,丹尼尔感觉到少年充满朝气的活力似乎也顺着指尖的皮肤传达到自己的心底,那个干涸枯竭的生命已经很久没有体会到如此温暖又美好的喜悦之情。


丹尼尔喜欢梦想,因为它能带来无限的未来与希望。


而他在眼前少年的身上看见了梦想。


点着头毫不在意目前缩小的状态,金蹬着短短的小腿扑上前准确无误抱住了丹尼尔伸过来的手指,脸上扬起灿烂的笑容:「当然没问题,包在我身上吧! 」


与此同时,他们也完成了任务指定的动作,熟悉的烟雾再次出现笼罩在两人周遭,等到白烟消散之后金和丹尼尔也都恢复了原本的模样。


高大挺拔的白发青年弯着身子,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往自己的唇间轻轻地亲吻,接着他伸出手指轻轻地按在少年的唇角,像是教会里的祭司服侍神祇般神圣而虔诚,俊美的面容缓慢勾起一抹极为温柔的笑容。


「接下来的比赛请继续加油,但也别忘了留意自己的安全。」


温热的指腹从唇边慢慢挪开,金的表情仍显得有些迷糊懵懂,但面对别人的善意少年从不吝啬给予回应。蔚蓝色的眼睛有如广阔无垠的大海,细碎的波光荡漾在其间,金搔着后脑脸上露出充满自信笑容:「交给我吧!为了找到我的姐姐以及改变登格鲁星人的生活,总有一天我绝对会在这场大赛中登上第一名的位置!」




【排名第34位 丹金 总分数83】




『等等,原来身为大赛内部人员也拥有参加资格? 』


『真的假的! ? (((゚Д゚;)))』


『我去查了一下,还真的有窗口…………不过开放申请时间只有一分钟(๑ʘ̅ д ʘ̅๑)』


『这手速……丹金圈的太太们简直是用生命在抢名额\(≧▽≦)シ┳━┳』


『我们可以合理推断其中是否有黑箱操作的可能๑乛◡乛๑』


『丹尼尔这副充满优雅贵族的绅士穿着,简直帅得让人窒息ԅ(¯﹃¯ԅ)』


『小小只的金睁着眼睛探出头的样子让我萌得一脸血(●´∀`●)』


『可爱,想养o(≧口≦)o』


『妈妈我看到了一个大天使和一个小天使Σ(๑ºΔº๑ )』


『这对的身高差太好吃了(๑•̀ㅂ•́)و✧』


『woc! ! ! !间接接吻啊啊啊啊啊啊啊! ! ! ! ! 』


『啊啊啊啊啊救命这个裁判长太撩了! ! ! 』


『九块钱我出了,你们快去领证结婚啊! ! ! 』


『四舍五入一下就是结婚可以准备洞房了(✧◡✧)』


『自觉点,结束后找我报到^_^』


『不过即使面对裁判长撩炸天的温柔攻势,小天使依旧不为所动』


『无时无刻都在拔旗的小天使hhhhh』




【排名第33位 柠凯】


【表演模式:指定动作,请参赛者依照图像摆出相同的姿势,适当的惊喜会有加分效果哦= ̄ω ̄=】


【表演时间为3分钟,请参赛者把握时间】




这次任务依旧是指定动作,是两个女孩子背对着手勾着手的画面,表面看起来像是感情很好的模样,但是两人表情却显得有些微妙。


「唷,又轮到本小姐出场了。」


「唔…换我了?」


「凯莉加油!看你的了!」


「还不简单,这点小事交给本小姐肯定手到擒来,根本不需要担心什么。」凯莉轻晃着手上的棒棒糖,一脸轻松的勾起微笑,结果下一秒被人勾住手臂背了起来,紧接着就是一股力量猛然将她给提了起来,整个人差点也跟着飞上去,当下她立刻压低重心把对方给拉了回来,变成双方僵持不下的场景。


「好你个家伙,居然敢暗中计算本小姐,想成为星月刃下一个血祭的贡品吗?」


「这样……比较快呀?」


凯莉冷哼一声,手指一勾缩小的星月刃便稳稳地朝安莉洁白皙的脖颈划了上去,却在下一秒被层层薄冰覆盖住刃口堪堪停留在距离脖子几公分的位置。


眼见偷袭没有奏效,凯莉暗自啧了一声,对方好歹也是排行榜上前十名,不是简单就能轻松解决的角色,蓝色的眼睛转了转视线,将主意打到了附近正在和紫堂幻交谈的金身上。


重新勾起手指,将手上的星形暗镖轻扭腕骨沿着隐密的弧线甩出,直直扎向安莉洁的左肩,逼得她来不及结起冰霜防御只得立即松开了手往旁边退开几步,凯莉则迅速跳下并且顺势躲到金的身后,待在原地的安莉洁则是歪着脑袋脸上挂着疑惑的表情。


「金,你看这个女人有多恶毒,不仅动作粗鲁把我的手臂都给扯痛了,刚才甚至还想用元力把我的星月刃整个冰冻起来,幸好我反应够快才没让她得逞,摆明了就是不怀好意!」


「呃……」看见不明所以的安莉洁睁着萤绿色的眼睛呆呆的望着自己,再转移视线到凯莉可怜兮兮却毫发无伤的模样,金抓着后脑勺试图打个圆场:「凯莉你没事就好,不过安莉洁看起来好像没那么坏的样子,我想她大概也是不小心的,你就原谅她嘛。」


「那是你被那个丑女给骗了!金,在你眼里我像是那种会欺骗人的女生吗?」


是不是那种人难道凯莉你心中没有一点B数吗?


原本只是打算来劝架的紫堂幻听见了凯莉如此理直气壮的逼问,内心忍不住跟着吐槽。


「不愧是殿下,居然能如此轻易便获得女孩们的关注,在下也想习得这种技巧啊!」目光羡慕的望着被两个可爱的小姐包围显得手足无措的金,安迷修的面容再次留下两道宽条的眼泪。




『围观柠凯的家暴现场(⊙3⊙)』


『可以说是十分还原了= ̄ω ̄=』


『前面说还原的,当初太太画图的时候,脑袋里才不是想着如何虐死对方』


『而是如何碾死情敌┑( ̄Д  ̄)┍』


『楼上的我们还能好好地一起萌柠凯吗? ! 』


『醒醒吧,这场面怎么看都是柠金凯修罗场╰(▔ω▔o)』


『你何时看过凯莉小姐姐会如此自然地亲近其他人了』


『前几回合还为了小天使直接出手和排行第一的大佬抢人,那个眼神挑衅简直啧啧…』


『官方拆CP最为致命』


『围观弹幕的柠→金←凯传销现场』




【排名第32位 银帕】


【表演模式:指定动作,请参赛者依照图像摆出相同的姿势,适当的惊喜会有加分效果哦= ̄ω ̄=】


【表演时间为3分钟,请参赛者把握时间】




「喂,帕洛斯,好像又轮到你了。」


「排行第三的银爵吗?」


帕洛斯盯着任务信息思索片刻,脑中的某个想法正逐渐成形。


「老大,有件事情我想实践一下,能允许我暂时单独行动吗?」


「行,去吧。」


得到了雷狮的同意后,趁着另一头的银爵尚未采取行动之际,帕洛斯先一步朝着金他们的方向走去,然后不出他预料在即将接近的时候,安迷修便拔出了双剑将他给阻挡下来,不让自己再往前迈进半步。


「来者不善,你们这些恶党又在打算什么坏事,在下作为骑士必定不会容许任何邪恶存在于这个世间!」


「有话好说嘛,先说好这次我可不是来找麻烦的,而是有事情想请你们帮忙。」白发的青年双手半举起至肩膀的位置表示自己并无任何的恶意,脸上带着亲切无害的笑容。


「正确来说,我是想过来这里找金帮个忙。」


「欸,找我的?」


听见有人喊到自己的名字,金好奇地从安迷修的背后冒了出来,双手搭在棕发青年的右边肩膀上,歪头盯着眼前这个陌生的参赛者。


「当然了,容我先自我介绍,我是雷狮海盗团的帕洛斯,不晓得能不能请你和我一起通过这次的任务?」


「为什么要找我,你自己也有队友可以找他们帮忙啊?」


「坦白讲,其实雷狮老大早就已经看不顺眼那个银爵,我担心若是因为我的缘故,导致队友们和大赛第三之间发生冲突,到时我心里也会感到非常内疚的,因此才没找他们。」


帕洛斯一边说着脸上同时露出自责担忧的神情,相较之下安迷修的表情就显得有点复杂。


「更何况能够作为格瑞的发小,我相信以你的实力只要熟悉了元力的掌控,迟早会挤进前百甚至是前二十名的位置。」


「是嘛,哈哈哈,我真的有那么厉害啊?」


「那当然,我可是非常看好你的。」


「殿下,千万别被这个恶党的花言巧语给蒙骗了!」对于帕洛斯的狡诈欺骗的作风,安迷修也时有耳闻,当下沉着脸面心中更加警惕对方的意图,竖起冰蓝的剑身横摆在胸前,另一手则迅速挽了一个圆弧后反手握住流焱准备伺机而动,挺拔的身躯完全遮掩住金的身影,同时也打断了那双诡谲橙瞳的视线。


「请不用担心,在下现在立刻将他给驱逐。」


「等等啊!」


连忙从对方身后窜出来拦住棕发青年,金有点苦恼地思索该怎么劝架,左思右想最后只好抬着头向他保证:「放心吧,我会自己注意不会有事的,安迷修。」


「可是──」


「哦,刚才不晓得是哪个笨蛋信誓旦旦地表示不会有事,结果最后却被咬了一口血呀?」


「呃…那个是意外嘛!」


「金,我觉得凯莉说的也对,你还是别答应他比较好吧?」


望着面对队友忙得团团转的金,帕洛斯十分好心地向他提议道:「既然如此,不如我们请裁判长做个见证,任务期间若是我对金造成任何损伤,我愿意把我获得的所有积分转让给金,并且立即退场,这样如何?」


听见了帕洛斯的要求,丹尼尔代表主办方表示毫无异议,「若是双方参赛者都同意的话,大赛这边当然也没有问题。」


「好了,我这里可是表现出相当的诚意,可别再用其他理由来拒绝我了。」


帕洛斯摊开双手,表情略带无奈的耸着肩膀看向金。


金搔了搔脸颊,明亮的双眼跟着思绪转了几圈,最后目光落在格瑞的身上,正好迎上对方的视线。


天蓝色与淡紫色的眼眸对视了几秒,然后格瑞撇头过望向一旁,最后只丢下一句随便你了便没有其他表示,见状金也只是笑嘻嘻并不以为意,他晓得格瑞已经默认了自己的决定。


那是一直以来他和格瑞两人相处的默契。


「既然连大高手都不反对的话,那本小姐也没话好说了,你自求多福吧。」


凯莉摆摆手,一副准备看热闹的悠闲神情。


见到身旁队友的反应,紫堂幻表情却明显有些迟疑。


即便有裁判长丹尼尔的见证,在安全方面或许不会有任何问题,他依旧非常在意帕洛斯究竟是出于何种目的才会找上金,而且对方摆明有意隐瞒真正的意图,他实在不得多加留意警觉一点,但看到金回头坦率地望着自己的时候,即使心中的疑虑未消,他仍然点头认同了金的选择。


「既然是殿下经过判断后所做出的抉择,那么在下便会尊重您的意见,不过若是您遭遇危险的时候在下仍然会出手相救。」


「嘿嘿,那就麻烦你啦,安迷修!」金发少年开心地抱住棕发青年,语带轻快地说道:「你真的太可靠了!」


被人如此信赖的美妙情绪随着拥抱流入心脏,碧绿的眼眸里泛着温柔的笑意,「能获得您的信任,这是在下的万分荣幸。」




「说起来要是你担心队友会和别人打起来,那你自己单独上场不就好了,你的任务看起来也不是难嘛!」


「金你想想,那可是仅次于格瑞排名第三的银爵,而且他看上去明显不是容易相处的类型,我会感到害怕不也是理所当然吗?可是我又不能找我那些队友,所以考虑很久也只有金你可以帮忙了,幸好最后你答应了我的请求。」


面容带着些许为难的神情,帕洛斯向身边的少年真诚道谢,脸上露出了恰到好处的感激笑容,他的眼底却浮起捉摸不定的恶意。


在最初任务发布的时候,帕洛斯便注意到讯息内容里面提到的加分,再加上活动又是以分数制来当作标准,让他不由得思考所谓的适当惊喜是什么意思,并试图寻找其中是否有其他因素可以操作。


尤其是当他察觉到即使任务对象同样是格瑞,这傻小子和安迷修分别得到的评分以及裁判球的反应却截然不同,那么这个现象就值得令人玩味了。


若仅是照本宣科跟着任务走,绝对是得不到令人满意的回报。


擅长剖析人性的他针对了两组的互动,再分析评论里面的内容并统整一下情况,让他心中有了初步的认知,而真正进一步证实他的想法的正是嘉德罗斯与金的那对组合,也是目前为止分数最高的纪录。


即使无法理解,但就这几场的情况观察下来,他唯一能够确定的是假使和搭档的互动越是亲昵暧昧,最后获得的分数往往会越高分。


观众们的喜爱与支持取决于演员的表演,而这两人的精彩演出也的确为这场活动带来了热烈的回响,甚至在格瑞出现的同时整个气氛达到最巅峰的状态。


虽然帕洛斯无法理解为何那些评论者会有这种怪异的爱好,但并不影响他借机利用这点来谋取积分。


至于为何不选择其他的女性参赛者?


辫着白发的骗徒弯起唇角扬着一抹微笑。


当然是因为这种天真的傻瓜特别好骗啊。


况且能够亲手将这种被身边所有人悉心呵护成长如此纯洁无瑕的白纸给染上一点黑色,岂不是让人感到心情非常愉快吗?


站在大厅中央早已就定位的银爵沉默不语地等待着两人的接近,跟在帕洛斯身后的金则好奇地打量着眼前陌生的参赛者。


原来排在格瑞后面的家伙长得是这个模样,看上去就是个不好惹的狠角色。


没想到格瑞居然能赢过这么厉害的人,真不愧是我的发小!


我也得多加把劲,要赶紧追上格瑞的脚步才行!


金信誓旦旦地握着拳在心底坚定地想着,或许是他的视线太过明显,银爵也转头朝着他的方向回望过去,然后在金搔着脑袋扯出一个尴尬的笑容之后,银爵则是出乎意料地仅点头示意便转回了视线,并没有丝毫被冒犯而发怒或挑衅的倾向。


原来这个家伙是个好人呢!


也不像是帕洛斯所描述的那样可怕的人物,是他自己误会想太多啦!


这么想着,金神情从容地凑过去银爵和帕洛斯的中间,接着以余光瞥见那个身形高大的青年悄悄地为自己让了一个位置之后更加肯定刚才的想法,毫不吝啬地朝着对方道谢,笑容越发显得格外灿烂。


「你好,我叫金,我们一起合力过任务吧!」


不晓得该说与生俱来的天赋或是那个想要交到朋友的莫名执意,金总是能和那些态度显得冷漠沉默的人容易相处得来,也算是相当了不起的能力。


「那么金,现在可以开始了?」


「没问题!」


眨眼间银爵和帕洛斯两人身上已经换上了与影像上面相同的装扮,白发青年的目光落在金的身上思索片刻,接着勾起笑容向丹尼尔提出要求:「裁判长,麻烦能多给一副平光眼镜吗?」


语落,手上便多了一副红色的粗框眼镜,他招着手引起金的注意,那双澄澈的蓝色眼睛笔直地看着自己的方向,就像是以往曾经遇到过的那片汪洋大海重新浮跃于自己的眼前。


唇边的弧度微微垂下,帕洛斯微眯起双眼,很快地脸上重新挂起亲切的笑容,「或许会让你觉得有些困扰,但是金能不能先把帽子摘掉,这样要戴眼镜也比较容易,好吗?」


「好哇,说起来我还没戴过这种东西呢!」丝毫没有怀疑的金非常干脆的答应要求,拿着从帕洛斯手里递来的眼镜,好奇地打量着以前从未见过的东西后,便拿下自己的帽子比照着另外两人的做法有模有样地将它也戴了上去。


原以为红色的镜框会稍嫌女气,但等到金戴上去之后才发现意外合适。充满书气味的眼镜抚平了金平时活脱的性子,但红色的镜框又带了几分活泼生动的感觉,搭配那头灿烂的金发以及明亮的水蓝色眼睛,着实令人感到相当惊艳。


「……凯莉,你在做什么?」


从刚才紫堂幻便听见不断地滴滴声响在身旁传来,转头一看就发现凯莉的终端朝着金的方向,手上的操作自他转头过来到目前为止就没停过半分。


「本小姐正忙着做正事呢,别打扰我。」


「……」


而此刻同样在心中感到无言的还有另一头的埃米。


「老姐你又在做什么啊?」


「笨!难道你看不出来吗?你老姐正在抓紧时机努力拍照啊!」手里猛按下终端拍照键的动作已经迅速到出现了无数的残影,忽视背景中传来滴滴滴滴滴的噪音声,艾比盯着大厅那方的金发少年沉醉于自己粉红色泡泡的气氛里,「即使是带着眼镜的白马王子也依然如此帅气,那明亮的双眼和阳光般的笑容,活泼开朗中带着一点沉静的气质,简直太迷人了!」


「我是看不出来有什么差异,不过现在倒是知道老姐你的眼光可能有点问题……」


「嗯?衰仔你刚才说了什么?」


「我的意思是说老姐的眼光怎么能以普通人来看待,真是太有远见了!」


「还算你识相,也不枉费老姐平时百般照顾你了。」


你确定平常那些举动不是要来坑你老弟吗?


埃米忍不住在心里如此想着,然后扶着头默默地叹了一口气。


「现在我们三个人已经一起戴着眼镜,任务应该也完成了吧?」


银爵看了一眼金,除了配合两人的动作站在原处并没有其他的反应,依然保持沉默。帕洛斯则是侧着脑袋望着眼前的少年,意味深长地笑着说道:「感觉似乎还少点什么呢…哦,我想起来了。」


接着趁着金毫无防备的时候,伸手将早先藏在口袋里的某样东西拿出来,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直接套在他的头顶。


「咦,帕洛斯你做了什么喵?」


原本金只是心中有点疑惑才问了一句,没想到说完话后句尾竟然接上了奇怪的语助词,让他吓了一跳,「我怎么会发出猫叫声喵???」


而不远处自金离开之后心中便一直担忧的紫堂幻在看见他陷入窘境,心中頓時懊恼着那个海盗团的人果然是别有企图,当下立刻抱着头拼命想办法该如何解决问题。


相较于旁边比当事人的神情更加紧张的紫堂幻,凯莉则是慢悠悠地用手指戳了几下自己的终端,顺便叫住另一边已经快要冲上前去救人的安迷修,她才遥指着金头顶忽然出现的那对金色猫耳,解释目前的情况。


「那个是猫属性的发箍,属于凹凸商城的道具,只要花点积分就可以兑换,除了多了一副猫耳和尾巴以及恶趣味的语癖,对使用者本身并没有任何危险性。虽然本小姐对它是没什么兴趣,但这玩意可是商城里头的热门商品呢。」


凹凸出品,必属精品。既然是属于凹凸商城的商品,那么当然不仅仅只是单纯的猫耳发箍而已。它会根据配戴者的发色即时调整猫耳的毛色,连带附上一条能够反映使用者心情的细长尾巴,而且句尾还自带喵叫声,因此也颇受女性参赛者的欢迎。


「哎呀,比我想像中的还要合适呢。」


「怎么拿不下来了喵?」原本金抬起手臂想将自己头顶上的物品给扯下来,结果发现那个发箍根本完全没有松脱的迹象,更糟糕的是他刚才打算用力拔起来的瞬间居然还能感受到疼痛。


为什么会有这么奇怪的东西啊! ! !


「这个东西若是由别人戴上去的话,本人是无法拔下来的。」


只是没想到最后开口替金解围的人,竟然会是银爵。


听见银爵的话语,金就晓得指望帕洛斯帮忙是不可能的事,看到对方朝着自己的方向做了一个讨厌的鬼脸,金气呼呼地瞪着他同样也回敬了一个吐舌,接着转过头看向刚才出声的青年,睁着蓝色的眼睛努力表达出自己诚恳的一面,「拜托你了银爵,帮我把那个发箍拿下来。」


银爵低头看着眼前正努力仰视自己的金发少年,头上的金橙色猫耳仿佛害怕似的微微颤抖,圆滚滚的天蓝色眼瞳却毫不畏惧地与他对视,猫咪尾巴像是讨好似的堪堪圈住了他的手腕上,同时从皮肤表面传来的搔痒感透过神经直接传达到大脑。


总之等金终于摆脱了可怕的猫耳而感到松了口气的时候,另一边银爵则是凝视着手里毛茸茸的兽耳发箍,不发一语。




没过多久这次任务的分数很快也出现在屏幕之中:【排名第32位 银帕 总分数87】


另一处的雷狮瞥着这场目前为止高居第三位的分数,嘴角上挑,微侧过头向他身边的卡米尔说道:「在我们雷狮海盗团里,也许以你的头脑能够思考出各种计谋解决事件,但若要从揣摩人心和察言观色的部分,帕洛斯确实比你更加擅长。」


「我明白你的意思,大哥。」


黑发少年拉低帽沿低声说道,深蓝色的眼瞳隐藏在帽边的阴影下,目光注视着待在银爵旁边不断攀谈的金,然后没过多久便转移了自己的视线。




『终于轮到银帕了! ! ! o(* ̄▽ ̄*)ブ』


『我要把他们两人都吹上天╰(°ㅂ°)╯』


『等等楼上先慢点吹,帕洛斯似乎打算做什么事(✧◡✧)』


『帕总走的那个方向该不会是......』


『没错,又是小天使』


『他们俩难道认识? 』


『好像不是,但帕洛斯向小天使提出暂时搭档的请求(⊙3⊙)』


『理由是担心会影响到队友自己又不敢和银爵独处_(:зゝ∠)_』


『......』


『......』


『我眼前这个大概是假的帕洛斯233』


『啊啊啊居然是眼镜!这个官方真会玩! ! ! 』


『银爵大人搭配银质的细框眼镜,顿时变成邻家大哥哥的形象』


『帕总戴上眼镜整个人显得更邪气了』


『就算被这样的帕总骗光存款我也值得ლ(´ڡ`ლ)』


『同感♡(*´∀`*)人(*´∀`*)♡』


『我也......woc! 』


『怎么回......woc! 』


『刚进来怎么就看见一堆弹幕在......woc! 』


『妈妈这里有天使出现! ( •̀∀•́ )』


『什么天使,他明明就是王子才对(╯>д<)╯ ミ ┸┸)`ν゚)』


『这里是银帕CP,请勿刷其他与此配对无关的感言(ʘ̅ ヘ ʘ̅)』


『呃,不好意思(¯ ―¯٥)』


『其实他们也仅针对某参赛者发表感想吧,没有刷CP』


『算了算了,彼此还是要互相尊重一下,但也别太严肃了(=°ω°)ノ』


『没错,慢慢等吧!银帕糖总会有的(ง •̀_•́)ง』


『………………官方自拆CP,最为致命_(:зゝ∠)_』


『心疼那些被自家拆CP的人,脸疼吗? 』


『兽耳+尾巴,这个帕简直会玩233』


『wletjlasdfmgvxzd』


『楼上激动到用脸滚键盘了吗hhhhh』


『眼镜、猫耳、正太,萌点几乎全中! !谢谢大家,我已经放弃抢救了(ˉ﹃ˉ)』


『等等,那个冷酷沉默的银爵大佬居然会出面替小天使解围! 』


『如果对象是这么可爱的小天使,我也狠不下心去拒绝(*/ω\*)』


『刚才貌似看见银爵大人的表情显得有些可惜,是我的错觉? ! 』


『总之这波爵金我已经站稳了,不亏! 』


『那么在大家的共同见证下,让我们真心祝福爵金这对新CP的诞生』


『此处应有掌声响起︿( ̄︶ ̄)︿』


『啪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啪』


『噫,开屏就见啪啪啪,好污』




【排名第31位 丹秋】


【表演模式:自由发挥,请参赛者尽情发挥天马行空的想像,完成一场精彩的演出( ノ°∀° )ノ】


【表演时间为3分钟,请参赛者把握时间】




这次的影像很简单,就是一个小女孩和小男孩朝着彼此露出笑容,但那个笑容又暗藏某种意味深长,让看见的人背脊不禁感到一股莫名凉意。


「咦,格瑞你看,那个女生是姐姐对吧?」


金指着图片上那个和他同样有着一头金发的小女生,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兴奋地摇着格瑞的肩膀,不过被格瑞给及时闪开。


银发少年盯着那个与身边的金面容相似的女性,他可以肯定这个人就是金的姐姐秋,但是为何会与裁判长丹尼尔牵扯上关系──


「大赛报告,由于系统出错的关系,此次任务对象并非本次大赛的参赛者,因此将跳过此次任务。」


看见身旁已经陷入了沉思的格瑞,金歪着脑袋也没打断对方的思考,而是转头向刚才发布公告的丹尼尔用力招手试图引起对方的注意。


「有什么问题吗?金。」


「裁判长,原来你也认识我姐姐秋吗?」


「是的,虽然没有和秋一起搭过档,但毫无疑问你的姐姐是个强大又充满自信的参赛者,就和你一样,金。」


「当然,姐姐她是世界上最棒的人!」


金自豪地拍着胸口,表情相当开心仿佛被夸奖的是自己一样。


「你和姐姐的关系一定很好。」


「以前曾有过几次交谈。」丹尼尔语带保留地回道,顺带在心中补充一句,现在则是时常听对方念弟弟经,十足的弟控一枚。


「你也觉得我姐姐人很好对吧!」


丹尼尔点头微笑,接着看见少年的眼光瞬间变亮,心中有股不祥的预感。


「所以会有这个任务是不是就代表很多人支持你和姐姐在一起!」


突然间不知道金是哪条筋忽然搭上线,反应迅速地蹦出了一个结论,也误打误撞的点出这次配对的真正意图。


诚然这次任务的确就像金讲的那样没错,即使丹尼尔想要反驳也不知从何谈起,只好在脸上挂着有些僵硬的微笑。


「那我又多了一个家人了,真是太好啦!但突然要从裁判长改口叫成姐夫,我好像有点不太习惯──」


丹尼尔依旧保持微笑,只是他觉得自己脸上的表情已经快维持不住了。


「本次任务已结束,请屏幕公布下一组的参赛者名单。」




─────────────────────────


為了吸金而準時收看大賽直播間的秋姐


一邊懷念著十歲以前會眨著眼乖巧地討親親的弟弟,秋臉色全黑地幾乎是砸著鍵盤發出消息

『很好,格瑞我記住了^_^』

這個監守自盜的傢伙!


目睹自家弟弟被一個囂張臭屁的小鬼頭給強吻,秋氣得差點把手下的鍵盤給折了對半

『聖空星的小鬼是吧^_^』

天涼了,聖空星也是時候該改朝換代了。



「神、神使大人,請冷靜下來!」一群裁判球躲在角落裡互相抱團,害怕得瑟瑟發抖。

『自覺點,結束後找我報到^_^』

碰的一聲巨響,現在不僅是鍵盤,連同螢幕也跟著被巨大的金色箭頭給劈成兩半,可憐的躺在地面形成慘烈的場面。


#自己的下屬假借職務騷擾自家可愛的弟弟該如何處理#


#這個世界上沒有一拳解決不了的事,如果有那就兩拳解決他#




這篇的更新要先緩一下,想把自己的其他腦洞都先寫個一篇丟出來,簡單來說接下來就是打算四處挖坑啦!


都是凹凸,除了一個短篇其他三個全都是中篇以上起跳,有點絕望_(:зゝ∠)_


之後陸續全都寫過一篇之後,才會重新開始寫排名這篇喔!




另外,這篇可能、大概是季更_(:зゝ∠)_

 

 

 

评论(29)
热度(126)
 

© 半路醬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