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ゝω・)╭ all叶大法好
入教保平安o(* ̄▽ ̄*)人(▔ω▔o)
杀老师萌DIE!!!

論蛇是否能生吞章魚的可能性(下)

  上篇所在處

 (⊙▽⊙)>雖然可能遲了點但還是得聲明一下:

我的文從來不打OOC預警──

傻了吧OOC怎麼還需要強調呢,崩壞妥妥地= ̄ω ̄=

抱歉這篇拖了那麼久,終於寫完了嚶嚶嚶,感謝催文的小伙伴,我才能生出下篇!

原本打算16年最後一天趕著發出來,沒想到跨年花了太多時間,哈哈~


๑乛◡乛๑)> 以下放文



「扭嗚嗚嗚渚君快點放開老師!!」殺老師被眼前誘惑力滿點但實際上卻是自己教導的學生挑逗的情況簡直害羞到想挖洞把自己埋起來,雙手緊緊捂住眼睛根本不敢去看眼前波濤洶湧的美景,整個腦袋都亂哄哄的,圓潤的觸手此時苦惱似的左拐右彎不停地搖擺懸晃,對眼下的情況感到手足無措。


可偏偏身上的人絲毫不顧他內心的困擾,兩條長腿緊纏著其他幾根觸手四處磨蹭,偶爾用膝蓋在其他各處試探輕輕碾壓,屬於人類的體溫正從各處末端上源源不斷的傳來,那種令人眷戀的溫暖讓他不自覺的放鬆身體,享受與人類肌膚相貼的安心感。


最後半放棄似的攤在地板任憑對方糾纏著,索性也不掙扎了。


──以至於等到意外發生的時候,才發現自己重蹈覆轍又犯了相同的錯誤。



渚有時會天馬行空的想著,除了扭嗚、扭呼呼這些意味不明的語助詞,是不是還會其他更有趣的發現呢。


他的眼光總會不經意間停留在那人身上,然後研究他的每種面貌的變化以及各式各樣的弱點。彷彿佇望著一片遼闊無際的大海,在瞬息萬變的海波之下蘊藏著任何人都夢寐以求的珍寶,引來無數瘋狂的貪婪者趨之若鶩的窺探。而現在的他,正潛伏於深海之中,等待一擊必殺的機會。




「嗚......」一聲輕吟突兀地出現在衣物摩擦和肢體交纏的黏滑聲之中,兩方的動作都停滯,愣神過後殺老師冷靜地咬住自己微開的唇,裝作什麼事也沒發生的模樣,只不過捂住臉的手遮得更牢固了,全身上下泛著粉紅的膚色。


扭嗚不不不不不剛才那奇怪的聲音絕對不是我渚君別再看了求放過──


殺老師現在只想以20馬赫的速度找個地方挖洞把自己埋起來。


另一邊的渚則是緩緩低下頭緊盯著對方的臉龐,內心默默分析著眼前從未見過的顏色。粉色是代表害羞,淡粉色是鬆懈、放鬆的狀態,那麼現下的粉紅是......?


他的目光緊緊盯著某隻裝作若無其事的章魚,提起右腿沿著學士服的衣襬下方小心翼翼地潛了進去,憑著記憶將膝蓋挪到剛才感到有異樣的位置惡意地順著那處來回按壓幾次,滿意地得到急促的喘息及輕顫的身軀。


目標,確認完畢。


到此為止這次的任務已完成,作戰目標就是找出可能隱藏在殺老師身上某處的「交接腕」是否存在,若真的證實了這點或許還可以針對這點制出一套新的暗殺計畫......畢竟殺老師好色的弱點實在是大家有目共睹,不拿來好好利用簡直太浪費。


不過本次作戰之中比較出乎意料的,就是殺老師的反應比想像中的......還要可愛,讓目前情勢有點失控。


渚垂下頭緩緩勾起微笑,眼神宛如束縛獵物的蛇緊絞住對方的身影,露出令人膽寒的冷光。


不管任何人看見都會打從心裡竄起一陣窒息刺骨的冷意。



「...嗚...快住手...」


「不行哦,這可是送給老師的福利。」


「...要...甜點......嗚──!」原想要提出反駁的話語,身下那處敏感被人突然以極快的頻率反覆碾壓,一陣刺激的快感不斷湧上腦內,想放聲卻又顧慮自家學生對自己的形象,最後只能發出有如小動物的悲鳴聲,反倒撩得人心癢難耐。


渚的目光一瞬變得有如深海般幽暗,嘴角升起令人戰慄的弧度。


「不要我呢,那就沒辦法了。」


說完話他便轉移陣地,避開了已經腫脹不堪有些許透明黏液的那截觸手,轉而圍繞在它周邊不斷按揉,即使殺老師努力掙扎伸出觸手想自己撫慰也被渚用雙腿擋了下來,雙方你來我往互相見招拆招,形勢僵持不下。


這種難纏的調情手法怕是碧琪老師教出來的,繼續糾纏下去也不會有結果。


看來要動真格了扭呼呼呼。


於是忙著壓制殺老師而手忙腳亂的渚發現不知何時那人已停下動作,心裡正感到詫異之際,毫無預警地憑空出現一陣黃澄色的濃厚煙霧,身上多了一層黏呼呼的彷彿防護膜的東西阻礙了他的行動,同時他感覺到身下一空整個人順勢倒在地板,短時間眼下的情勢變化如此迅速實在讓人措手不及。


等到奇怪的煙霧消散之後,渚毫不意外地發現殺老師也跟著消失蹤影,早就已經趁機逃跑了。


他看著自己身上纏著那張每月僅能蛻皮一次的透明膜,沒想到對方竟然捨得把這招保命符給用掉,也算是這次行動的意外收獲呢。


「啊,結果又讓殺老師給逃走了,真可惜。」


望著殺老師逃跑時打開的窗戶,陽光輕輕灑落在窗間,坐在地板的少年半瞇著雙眼,臉上露出溫和無害的溫柔微笑。


卻無端端地讓人心底產生一股寒慄感。


「下次不會再讓你逃走了,殺老師。」









教風敗壞啊剛才的事要是被人看到,明天關於他的負面評論肯定會流傳整間學校,如果被解雇了到時外頭又會多了一個流浪教師,他這個月的工資怎麼辦!


以上是逃跑之後,心有餘悸的殺老師的感想。


於是隔天上學,等待著渚的便是來自殺老師幼稚小心眼的報復,一整疊擺滿桌面的習題與試卷。


渚簡直連想死的心都有了。



评论(3)
热度(16)
 

© 半路醬油 | Powered by LOFTER